新闻动态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首页 > 新闻动态

为建筑赋“魂” 让建筑发“声” ——冯国语、沈安波、孙源、杨鹏等到公司作艺术传道

发布时间:2021-03-09       来源:

撰文:王政福  摄影:张世峰


2月9日上午,冯国语、沈安波、孙源、杨鹏等四位艺术家到公司做客,并就我公司“庆中秋迎国庆暨建党99周年第六届职工书法绘画摄影展”的参展作品进行了精彩点评。董事长杨宝璋、董事长助理杨宗宇、副总工曹理以及20多位书画摄影爱好者参与了点评会。本届展出共分为书法、绘画和摄影三个类目,共收到书法作品20幅、绘画作品30幅、摄影作品249幅,参展人数86人。虽然还不能完全代表我院的最高水平,但从参展人数和作品数量来说均创造了空前高度。


大师们就一年来公司职工在书法、绘画、摄影方面所取得的进步表示欣慰,对存在的不足给予了专业指导,并对青年书画摄影爱好者进行了加油鼓劲。之后,他们还分别对创作技巧进行了长达两小时的传授发言和交流。


沈先生说,院里每年举行一次展览,连续坚持了好几年,十分难能可贵。院里为大家搭建了平台,互相影响、相互促进,既培养了浓郁的文化氛围,又提高了大家的文化素养,好处多多。今年的摄影作品,从数量上来说是最多的一年,质量上也提高了很多,年年都有明显提高。乔蓉艳的《沐浴阳光的热带雨林》光线运用的非常好;速金锐的《古与今》通过古寺和塔吊的同框,呼吁大家保护古建筑、保护传统恩华;王新东的《东寺街》利用了一小塘水,照出了东寺街的倒影,《翠湖》则通过圆形拱门看到了景,《马家大院》和《古戏台》拍的也不错,说明用了心,动了脑筋;江莹妍的《映·影·猫》则聚焦到小型微观物体,再通过光线捕捉到了质感和分量感;史登峰的作品则更多站在建筑师的角度,展现出了建筑与环境的关系;赵静洁以及其他很多的作品也很有特点,对它们印象很深。

沈老说,相机已经问世100多年了,但无论摄影器材如何更新,摄影技术如何改进,都永远离不开三个基本要素:焦距、光圈、速度。焦距能调整空间感、距离感从而分清主题和主次,光圈能捕捉到光线从而带来质感和分量感,速度能调整曝光度从而产生奇妙效果,这些都很重要。沈老说,现在的摄影已经往高像素发展,动不动就1亿、2亿像素。同时还向高画质、大幅面方向发展,放大到整栋楼还是很清晰。但总之一句话,不论如何发展,都要永远记住管控好光线。光线用的好了,逆光都能拍出好作品,而且还非常出彩。当然,也要从创意、构图方面下功夫。在这个大众摄影、万众摄影的当下,把握好这些,就能使自己的作品脱颖而出,同时也对工作大有裨益。


冯老说,今年的书法展又有了很大进步,写隶书的最多,也有写柳体、赵体的。通过展出,看到了大家的认真、坚持和努力。杨院长的作品《大观楼长联》飘逸、灵动而富于变化,在去年的基础上又有了很大进步;王筱竹的《滕王阁序》也花了不少功夫,有独到的想法;李秀笑的颜体字和行书也很不错。大家平时工作比较忙,要坚持下了真不容易。


他说,书法是线条的抽象艺术。学习书法,首先是要爱好,有了爱好这个基础才有勤奋和坚持的动力。练字不在多,而在于精,把握住字的精髓了进步就会很快。练书法对陶冶情操和丰富老年生活有很多好处。人老了以后,好多兴趣爱好不好开展,而写字就不一样,只要能动都可以写,对延年益寿大有好处。书法创作前需要先把要写的内容背下来,这样才能写的流畅。身边有不少建筑师,年轻时候非常活跃,嘻嘻哈哈的,退休以后接触社会少,很多爱好也无法实施,精神上比较单调,后来变痴呆了。这样的例子,在身边时有发生。通过诗歌或者短文,把自己的一生记录下来,然后用书法表现出来,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。


杨鹏先生说,今年的美术作品总共有30多件,虽不算太多,但看到了大家的努力,涌现了许多好作品。从数量上看,好多展览都是摄影最多,书法次之,绘画最少,这很正常。刘滨的水彩画,通过景物的光线透视,表现出了空间美;李莹的彩铅画通过对花鸟的细致描绘,表现出了娟秀美;李波的工笔画通过渲染,表现出了物体的层次感;李娜的作品和好几副静物油画都很不错。

他说,好的建筑师往往先是一名美术师。美术是建筑的基础,建筑和美学是密不可分的,达芬奇就有许多建筑设计作品。现在好多地方在搞美丽县城建设,但是都太注重于完成任务了,好多地方的建筑千篇一律,地理特征太少了。比如,老昆明是湖泊港汊很多的,这些水路,通过一座座桥梁连接起来。可是现在的昆明,呈现给大家的是一座“旱城”,而不是“水城”。近几十年来,为了使昆明变成一座现代化城市,拼命修路,把水池填了,河盖了,桥拆了,路是宽了,灵性没了。试想一下,如果昆明到处都有水、有河,这些河通过一座座桥连起来,河边绿树红花,河上边海鸥和水鸟嬉戏,河里小船穿梭,俨然一个“周庄”、东方威尼斯、一幅水墨山水画卷,那昆明该有多美!现在一条条河全部埋在了地下,变成了一条条遭人嫌弃的臭水沟,痛惜啊。有一个县城,城里有五条河,桥也很多。就在前久,通过有的设计人员和建筑队之手,全部成了地下河。类似的事情,在我们身边有很多很多。因为没有审美,从而对原本最重要的自然禀赋毫不在乎或者压根就没有概念,只为完成任务,或者抓住的往往是一些不太重要的微观层面,从而丧失掉了建筑之“魂”。这是对大自然和天然禀赋的“犯罪”。人的审美是潜移默化的,而美术往往能起到重要的助推作用。有美术修养的人,在做工作的时候往往会从审美的角度思考问题、设计作品,从而产生美的创造、美的项目。这就是美术与建筑的关系。咱们院有很多设计师,也有许多构图和美术高手,应该多注重这方面的熏陶和培养。创作、临摹都不怕,经常练练手,不断提高技法和创意,对大家的工作大有好处。


孙源先生说,建筑本身就是艺术的一个门类,在座的都在进行艺术创作,都是“艺术家”。史传的罗马式建筑、哥特式建筑、地中海式建筑、东方建筑,无一不在向世人诠释高超的艺术魅力。美不一定非要体现在宏大的场面,细到一条巷子、一个角落甚至日常生活,都能看到美的影子。比如说咱们七楼的小庭院就很清雅脱俗,食堂、桌椅也都很统一、很搭。这次展出,规模虽然不算太大,但影响不小,一出电梯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艺术风。宝璋院长的书法清雅脱俗,王筱竹的书法虽然还有待提高的地方,但结构上有独特想法,稳重、敦厚。绘画作品或水彩、工笔、油画、彩铅,都很不错。文化与境界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,大家年年写、年年画,说明大家对美的追求意识提升了。

四位大师点评结束后,与会的书画摄影爱好者纷纷就各自关心的问题进行提问,大师们一一予以解答。针对社会上出现林林杂杂的丑书现象,冯老说,现在社会上出现了一股“丑书”潮流,有些城市竟然专门选出了五个丑书“书法家”开设展览,而且错别字连篇。有用针管写字的,有用拖把写字的,甚至出现用36个人体器官写字,千奇百态,蔚然成风。对于这种文化现象,冯老说,这与书协有的领导的求学经历有关。有些人是学西方理论的,还搞过美术总编,受西方影响比较大。起初只是一股小旋风,后来刮成了大旋风,最后变成了飓风、台风,影响到了全国。“丑到极致就是美到极致”,不少有造诣的书法家都纷纷改写丑书,而且在评委中占了很大比重。后来发现不行了,但已经成风了,一下刹不住车了。这种书风,对于已经熟练掌握基本功的成熟书法家来说可以有自己的风格,但对于初学者来说却是误导。冯老说,丑书当然不值得弘扬,但它也有可以借鉴的地方。相较于传统书法,丑书更返璞归真,书写起来更舒畅,更酣畅淋漓。而传统书法受到许多法度限制,有些枯燥乏味。站在这个角度,其实“丑书”也有可借鉴的地方。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,冯老认为这很正常。正如流行歌曲之于传统歌曲,二者起初各行其道,渗透、融合,之后又统一到一块,没准能形成另外一个新局。

有的爱好者临摹颜楷,外形已经很像了,但始终写不出颜体字的神态来。冯老说,这一个是练习的时间短,一个是不了解颜体字当时的历史背景。颜体字雍容大度,创了新家,开了先河,但颜真卿他自己每个时期写的字都是不一样的。他的颜体字在形成风格之前,受到篆书的影响比较大。同时,颜真卿也会写好多字体的,如行书、草书。大书法家也会根据所书写的内容和环境,选取适当的字体来进行创作和发挥。比如,墓志铭会选用隶书或楷体这种比较庄重的字体,王羲之与群贤喝了酒之后自然会选择酣畅淋漓的行书,李白的诗用草书书写往往能表达他的狂放不羁,李清照的词用行书往往能表达她作为女子的婉约细腻等等。了解了这些情况,就能从字体的演化、定型过程捕捉到他的法度和笔意,从而加以研习、改进。


有的爱好者提出,自己的摄影器械一大堆,但无法再实质性突破,感觉已经到了瓶颈期。沈老鼓励大家说,摄影艺术随着技术和器材的重大改进,已出现巨大分流。作为眼球艺术,航拍、全景拍摄、高清拍摄(1到5亿像素)成为趋势,有的则把后期做的很到位,或水墨,或油画,或渲染等等。后期制作并不能真实反映场景本身,以前并不提倡,但现在已经作为一种艺术门类。用无人机先把地面和环境看清楚,再来进行摄影创作,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凡此种种,都是我们要学习的。但无论如何,我们要懂得风光的背后是艰辛,许许多多大师级的摄影师都是在跋山涉水,常年全天候蹲守在高山、大川、荒漠、戈壁中的。这种近乎信仰的执守之后,才能有几十万张甚至几百万张相片的码集,才能破茧成蝶,涅槃新生。


最后,杨宝璋董事长对四位大师来到公司作现场点评表示感谢,受益颇多。书画摄影活动是企业文化建设的一部分,同时我们所从事的建筑设计工作本身就是艺术的一部分。建筑不仅仅是一种工科技术,更不是电脑上的一堆电子数据,而是有“灵魂”的生命体。这个“灵魂”,需要用艺术来赋予和表达,用文化积淀和故事来诠释。大师们的独到见解为我们的工作输入丰富的营养,为我们的创作提升了空间。他说,大家可能不知道,冯老本身就是一名建筑师,而且是教授级高工,80年代就是中书协会员。四位艺术大师多年来给我们鼓劲加油,熏陶和培养文化艺术氛围,激发了大家的创作热情,提高技能和文艺思维,越来越多有特长的艺术爱好者脱颖而出,对他们表示衷心感谢。

杨宗宇董助也说,公司30多年前开始举办展览,有时候两、三年搞一次,虽然断断续续,但始终在坚持。2012年开始,公司每年都在搞,至今已经连续举办了六届。公司的爱好者比较多,虽然平时大家比较忙,但静下心花些功夫多参加此类活动能激发大家的创作热情。艺术道路是艰辛而痛苦的,有时候个人闷着学习几年都不会进步,但有老师特别是大师指导就不一样。今天大师们为大家上了生动的一课,更发有了努力的方向和动力,看到别人进步,自己进步,公司也会整体进步,收获颇多。

曹理副总工评价说,大师的参与为公司的展出增添了光彩,中肯点评,指出不足,鼓励新人,增强了艺术修养的信心和力量,启发很大。有了今天的鼓励,有了敢于“献丑”的勇气。同时也希望这种交流常态化,方式灵活化。会下多交流,近距离进行专业对接。

史登峰院长说,作为建筑师,他从小就喜欢绘画,后来转向于书法,也会在出差的时候拍些建筑照片。在城市设计、区块设计、建筑单体设计方面,运用中国山水、写意山水的禅意手法来进行创作是很好的思路,但这方面云南乃至全国都没有做到位。培养审美意识,潜移默化地运用书法、绘画构思进行设计创作,处理好光线、空间、构图和前置后退关系,对设计很有帮助。这方面他有相当切身的感受。公司承接的高铁西站项目就运用了这种手法,将项目本身融入到了滇池、西山睡美人、棋盘山和周边环境中,映现了水墨山水禅意,从而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以后应该多进行这方面的培训,甚至是强制培训。比如构图、用笔、线条等,掌握之后对建筑设计好处多多。

塞纳河边的圣母院成就了巴黎的高贵、浪漫和雍容;秦淮河边的夫子庙、乌衣巷、桃叶渡以及那些发生在那里的风流掌故、灯船萧鼓、秦淮桨声,成就了中国的璀璨文化和江南风韵,成为流传千古的不朽建筑。为建筑赋“魂”,让建筑发“声”,是建筑师的不懈追求,也是一份历史责任。

四位来自不同领域的重量级大师,将他们一生所积累的宝贵经验分享出来,进一步启迪和激发了大家的创作热情。他们一致认为,公司连续坚持了六个年头的书画摄影展览氛围很好。那么多作品,那么多人,每年都在进步。同时他们也希望见到建党100周年的作品时,还会再上台阶,更上一层楼。

链接:

冯国语,云南省文史馆馆员、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九州书画院院长、中国外交部书法协会顾问,中国当代十大书法家之一,素有“云南第一笔”的美称。他的书法作品搭载神舟二号在太空遨游七天,并应邀在多国举办个人书展,作品被外交部定为国家领导人赠送外国政要的礼品,蜚声海内外。冯老先生的书法作品“以碑入行、入草,古朴旷达、跌宕沈雄,疏密有致、聚散自如”,原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沈鹏先生赞其书法“法得魏晋意,神求山川雄,承古出新篇,气度犹恢宏”。

沈安波,云南省文联副主席,云南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、名誉主席,原云南省人大常委会秘书长,我省著名摄影专家。组织全省摄影家从事多种形式和风格的摄影艺术创作,举办具有较高艺术质量的国内外摄影展和比赛,为发展和繁荣云南边疆民族特色的摄影艺术事业,扩大国际摄影艺术交流,培养优秀摄影人才,丰富各族群众的文化生活服务起到积极作用。

孙源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云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、一级美术师,云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。书法独钟汉隶,尤以《曹全碑》、《张迁碑》、《石门颂》用功最勤,又于汉简及清人隶书有所得,故而落笔不俗,中和俊逸之气能得之一二。绘画以宋元山水圭臬,学之最多。作品曾入选全国第二、三、五届书法篆刻展,全国第四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,第十、十一届中日自咏诗书交流展,全国第四届刻字艺术展,第一、二届中国天津书法艺术节,新加坡国际书法交流大展等。传略入编《中国美术年鉴》、《中国艺术界名人录》、《世界华人美术名家年鉴》等辞书。作品赴日本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国家及中国台湾、香港地区展出,并被诸多博物馆、纪念馆、名胜景点收藏和镌刻。

杨鹏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云南省美术家协会驻会副主席、国家一级美术师、云南大学特聘教授、硕士研究生导师、中国画学会理事、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、云南省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、云南省美术书法研究院研究员、云南省文化厅艺术类高级职称评审委员、云南省第十一届政协委员、云南省政府参事。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重大美术展览并获奖,多次应邀访问美国、德国并举办个展、联展、学术讲座。作品及人名录入国家文物出版社《中国文化遗产年鉴·书画艺术卷》、《当代美术家大辞典》、《中国现代美术名家辞典》、《中国美术名家作品集》、《中国国家书画院刘大为工作室精品集》等多部专业辞典及大型画册。